愚野野野

【短篇】向贝拉丝法尔询问德拉卡是否还在沉睡

取:

       在出了泳装肯娘之后的产物x


       整篇文章的冲突都不合逻辑的仓促x


       主要原因还是泳装肯娘过于可爱了x


       人活着就是为了泳装肯娘x


       以上


---------


向贝拉丝法尔询问德拉卡是否还在沉睡




       因为王国依旧被荆棘捆绑。


       所以我选择编一篇童话。


       ——一开始是断掉的鹿角,断口粗糙。


       大火逐渐推移,向西离开黄道。


       在黄沙里,神安放了一座城镇,在城镇的中心,某位旅人坐在木箱上,喝着皮革水袋里盛着的水。


       旅途不会亏待旅行者,最终会给他一个与他相衬的目的地,不过并不是这里,他只是在这里休息而已。


       城镇里有居民询问他的故事,他便变作吟游诗人,轻松的叙述着来时的见闻。


       “那个是什么。”有人指着他腰间挂着的鹿角问道。


       他严肃下来。


       “这是一只龙的角。”


       他开始叙述起他在途中见过的那个故事。


       悠久的过去,有一座繁荣的王国,站在王国顶端的,是一名足够仁厚的国王。


       国王给予他们土地,赋予他们交易的权利,授以他们知识,建立了完备的律法……在一切都安排妥贴之后,国王再征收薄税,满足自己的生活。


       君民关系和谐,国王在爱戴中死去。


       故事从这里转折。


       国王所居住的城堡里有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女孩,那是国王唯一的子嗣,而将国家交给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幼童即使是在童话里也不现实,但王国不能没有统治者,于是先前辅佐国王的臣子决定推选一位代理国王治理国家,待公主成长为女王后再将王国奉还。


       在城堡内正在讨论谁适合成为代理国王时,一套不明出处的言论却像疫病一样迅速席卷了民间——


       “国王在位的时曾积攒下一笔巨大的财富,又在临死前交予公主,并告诫她‘虽然可以使用但她只要活着就必须寸步不离得看守好这笔财富’,所以现在只要控制公主,就能获得这份财富。”


       流言不计后果的传播着,而民众也像放弃思考了般相信,并纵容流言传播,国王逝世后不到三天,全国就像被人下了降头一般,信奉这不负责任的歪理邪说。


       民众红了眼,想要撬开城门,夺走国王积累的财富。


       但他们苦恼于城堡的守卫,城堡受重兵把守,无比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冲入城门,掳走公主,获得财富是不可能成功的。


       好在,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尤其是金钱的驱使下,大脑往往比平时能激发出更高的潜力。


       “公主出生的时候受过某个精灵的诅咒,她是恶鬼。”


       这次的传言传进了所有守卫的耳朵里。


       城堡的门敞开了。


       可能有人没弄清楚状况所以补充说明:公主在出生的时候确实受到了诅咒,这是在城堡内任职的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诅咒的内容,这次的传言歪打正着,于是守卫放弃了防御,城门便如同虚设。


       红了眼的民众们涌进城堡,打伤了阻拦他们的大臣,在城堡中搜索,很快,他们便在某架在环境中略显突兀的纺织机旁找到了公主。


       ——但他们没有找到财富。


       ——只找到了一只鹿。


       或许是国王生前赠送给公主的礼物,又或许是国王生前所养,现在公主代其饲养,总之,这显然不是民众想要的东西,于是他们便像脱去温良外衣的豺狼般,逼近公主,向其询问财富所在,并扬言不说便杀了这匹鹿。


       但公主本就不知道什么财富,只能无助的摇头。


       民众忿忿,杀掉了鹿,并在公主面前虐待鹿的尸体。


       公主悲痛欲绝。


       民众再次询问财富的位置。


       公主摇摇头,说不知道。


       说到底,财富也只是不明来源的传言罢了,但头脑发热的民众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抬起刀,向着公主砍去,希望能让公主在恐惧中说出财富的位置。


       但公主却抢先一步,用纺织机上的纺锤划开了手。


       在民众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从公主伤口中长出的荆棘缠身,并且身体也在逐渐变成石像。


       而公主,也已经因为用生命供养了充满诅咒的荆棘而死,死相平静,如同安眠。


       民众在恐惧与慌乱中变成了石像。


       ——他们让公主成为龙又成为鬼,最后成为他们的噩梦。


       荆棘捆绑了整个王国,并让王国被世界遗忘。


       而这根角,便是那座王国中藏着的龙的断角而已。


       旅人停止了叙述。


       童话戛然而止。




The End.

【总结】特修斯舟瓶中覆没

终于完结🐦🐦🐦

取:

       对日常崩坏症候群的主线二特修斯舟瓶中覆没的总结


       涉及剧透,未看过全篇请务必避过


       奉上目录


1-谶语囚牢:http://tolaugh.lofter.com/post/1cf6d3d3_ca94c2f


2-美神桎梏:http://tolaugh.lofter.com/post/1cf6d3d3_10c72961


3-孪生捏造:http://tolaugh.lofter.com/post/1cf6d3d3_10c9ae02


4-概念凋亡:http://tolaugh.lofter.com/post/1cf6d3d3_10cc03cc


5-爱神指导:http://tolaugh.lofter.com/post/1cf6d3d3_10d0f3f1


6-她如是说:http://tolaugh.lofter.com/post/1cf6d3d3_10d2f164


       以上


---------


·本次主线中涉及病症的成因解释


>实际上本次主线中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患者,主要情况为角色受到蛊惑或自身误解,导致身体、行为恰好做出与病症相似的反应。举个例子:有一只飞虫落在身上,用手拍落后找不到了,过一段时间就会感觉身上有飞虫在爬行的错觉。以下就病症进行简要分析:


>说谎癖:角色于幼年尝到了说谎的甜头,于少年习惯于说谎,并在成年时靠说谎谋生,因职业需求与自身习惯,大多数时间都在说谎,疑似说谎癖。


-实际上角色可以控制是否说谎,故并未染上说谎癖。


>司汤达综合征:角色于幼年接受了家长的过度教育,例如:被强迫在陈放艺术品的阁楼或地下室中睡眠,被强迫作画等,导致其对艺术品有心跳加快、混乱、产生幻觉的生理反应出现,疑似司汤达综合征。


-实际上角色产生生理反应的原因是角色对家长过度教育的厌恶与恐惧感被转移到艺术品上,而非对艺术的美感起的反应,故并未染上司汤达综合征。


>卡普格拉妄想症:角色受他人蛊惑,并于日常生活中发现了矛盾,于是认为身边的人被替换,疑似卡普格拉妄想症。


-实际上角色大脑并没有受损,故并未染上卡普格拉妄想症。


>科塔尔综合征:角色在极度紧张下被道具刀袭击,将道具刀造成的伤害误认为致命伤,令角色认为自己已经死亡,疑似科塔尔综合征。


-实际上只是角色基于被袭击后无法理解当前状况,导致角色产生了各方面的错觉,故并未染上科塔尔综合征。


>第欧根尼综合征:角色对器官有极强的囤积欲望,且不注重个人、居住环境的卫生,并将自己隐藏起来,疑似第欧根尼综合征。


-实际上角色只是被蛊惑而需要大量的器官,由于希望快速达成目标而放松了清洁,为了避免被警方发现而将自己隐藏,故并未染上第欧根尼综合征。


>妄谈症:角色天生具有通过“编造虚构的情报来构造事物之间的联系”的能力,疑似妄谈症。


-角色只是某位角色的妄想,角色的能力完全是从母体中攫取情报而已,故并未染上妄谈症。




·本次主线的时间轴


-以下时间轴仅按事件发生顺序排列,不公布具体年月,并省略非重要事件的叙述。


-角色名称仅用简写。


->】下若有多条词条则说明几件时间在同一时间里并列发生。


>司汤达三岁时开始接受家长强加的过度教育。


>司汤达九岁时离家出走,在某个公园中创造了妄谈子。


>司汤达十三岁时,父母因意外死亡。司汤达无需再接受艺术教育,故不再需要妄谈子调节情绪,于是制造了妄谈子暂时离开的历史。


>司汤达十八岁时,进入一家优秀的医科大学学习临床医学,但因为她本身没有什么兴趣,便经常旷课,混迹于夜店酒吧


>说谎子二十岁时,因为用谎言玩弄班级、骗取财物的恶性事件败露被勒令退学,同时失去了家中的资金支持后被赶出家门。


>同年,说谎子假扮成占卜师在东十字街支起了占卜摊子,开始了诈骗的生活。


>说谎子二十二岁时,拦下了路过的卡普格拉,并用言语蛊惑其买下了一把道具刀。


>次日,科塔尔在前往卡普格拉家中的过程中扭伤了右手,无法发力。


>同日,卡普格拉与科塔尔会面时发现科塔尔惯用手的改变,认为科塔尔被他人替代,用道具刀攻击科塔尔后逃走。


>同日,卡普格拉将道具刀丢进了水里。


>同日,科塔尔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亡后回了自己的家,在准备洗澡时发现自己的脸色奇怪,开始认为自己死亡;


            卡普格拉回家后发现科塔尔的“尸体”消失了。


>是夜,警方接到报案,开始准备监控卡普格拉。


>次日夜,警方对卡普格拉的监视完全布置完毕——便衣被专业化妆师易容成卡普格拉身边的同事与工友,而卡普格拉的家中摆设全部被替换成监控摄像头。


>两日后,科塔尔因饥饿食用了大量食物,从而引发了科塔尔的混乱。


>是夜,科塔尔来到附近的酒吧喝闷酒;


             司汤达遇见科塔尔,回忆起了幼年时过度教育的刺激,并误认为爱;


             妄谈子因司汤达回忆起幼年时过度教育的刺激而重新出现;


             司汤达向科塔尔搭讪,开始追求。


>三日后,科塔尔跳楼自尽。


>同日,科塔尔暂且被医院成功抢救,但还未完全脱离危险期。


>同日,司汤达看望科塔尔;


司汤达向妄谈子询问拯救科塔尔的方法,妄谈子蛊惑司汤达用器官更换的方法拯救,司汤达转变为第欧根尼。


>是夜,第欧根尼装作保洁人员从医院中盗出了科塔尔与偷盗了少数器官,并将科塔尔安置在自家的别墅,而将器官藏在别墅下的某个地下室里。


>次日开始的两天内,第欧根尼用同样的方法,先后盗取了大量器官;


                                 社会上大肆宣扬疯子与器官被盗事件;


                                 第欧根尼杀了四个人,并在地下室解体,取出器官后抛尸;


                                 警方认为杀人事件、器官被盗是卡普格拉所为,提高了对她的监控。


>是夜,第欧根尼为科塔尔注射了麻醉剂,将她搬到地下室,并为她移植了器官。


>是夜,第欧根尼将科塔尔浸入了装有福尔马林的液体缸内后,离开地下室,寻找最后一件器官——大脑;


            卡普格拉在多日的折磨下决定去找说谎子;


             科塔尔在瓶子中醒来,环顾四周后溺死。


>是夜,第欧根尼出于巧合来到了东十字街,遇上了说谎子。


>是夜,说谎子纠结再三后,蛊惑了第欧根尼,结果被第欧根尼敲碎头颅,挖出了大脑;


            卡普格拉目击了说谎子与第欧根尼间的事情,因为说谎子被杀,她失去了希望,完全疯癫;


            跟踪卡普格拉的便衣目击了第欧根尼袭击说谎子,上前制服了第欧根尼。


>是夜,警方调查了第欧根尼的行动路线,发现了地下室中科塔尔的尸体与大量器官。


>次日,第欧根尼的审讯结束;


             第欧根尼拆穿了妄谈子的实际上是自己所编造的,妄谈子崩溃。


 


·关于各角色结局


-本主线共四名角色,但结局叙述将结合病症,故将某一角色拆分为三个状态。


>说谎子被敲开头颅,挖出大脑。


>司汤达产生严重的幻觉。【即创造了妄谈子】


>卡普格拉因身边所有的人与物都被替换,陷入疯狂。


>科塔尔被换上了开始腐烂的器官后被沉入福尔马林溺死。


>第欧根尼被警察制服,在监狱中等待审判。


>妄谈子被拆穿自身实际为虚构的,无法相信后崩溃,陷入无限循环。


 


·关于主线标题


>特修斯舟瓶中覆没取自思考实验特修斯之舟,大致意思为一艘特修斯之舟不断用新木板替换船上的旧木板,当船上所有的木板都不再是特修斯之舟本身的木板时,该船还能被称作特修斯之舟么?若不能,到底是在何时变作不同的船的呢?指代主线中科塔尔更换器官的剧情。


 


·关于各篇目标题


>谶语囚牢:说谎子的结局与年幼时外婆的教育吻合,即被谶语禁锢,陷入了谶语的囚牢。


>美神桎梏:司汤达受年幼时过度的艺术教育,令她无法感受正确的感情,即被美神戴上桎梏。


>孪生捏造:卡普格拉认为科塔尔被一个长相完全相同的人替换了,即在脑中捏造了一个孪生的人替换了科塔尔。


>概念凋亡:科塔尔认为自己已死,身体在腐烂,即身体在概念中被凋亡。


>爱神指导:第欧根尼为了她心中的爱,以行动拯救科塔尔,即被爱神指导着行动。


>她如是说:妄谈子说出事情真相,即她如是说。


 


·关于道具刀


>一把伸缩的匕首,不施加足够的力则仅是一把普通的未开刃的匕首,在施加足够大的力后,匕首刃的部分将向刀柄内收缩,并向外喷射血浆。


 


·关于器官


>由于第欧根尼并没有用心收藏器官,故部分器官已经开始腐坏;由于第欧根尼在移植器官时并没有认真挑选,故移植了部分腐坏的器官。




·关于主催(仮


@愚野野野 

一张罚图
被羊包围不知所措的隼

这个孩子有点可爱

好累噢不想画了,明天还要上班😶💦💦💦

一只墙绘的鸟,水性笔画水泥墙真的是……啊为什么当时要定这么大的稿啊……

高考结束咸鱼回归!
话说庄周被改的不像辅助了,好恐怖噢,简直草鱼,仿佛散发着诡异的光╳

一个企划里的孩子,手贱调色╳

【招人】做一部恐怖解密游戏,什么人都缺【跪】脚本已经在写了,主角设定已有。
有要入团的人私我Q:1043751845